倒计时:00
中文|English
3
倒计时:00

新闻详情

新闻中心 新闻 新闻详情

青年工匠|追求卓越 模型也要更完美

2022-05-04

技术工人队伍是支撑中国制造、中国创造的重要力量。有这样一群90后,他们勤学苦练、深入钻研,凭一技之长,让五星红旗一次又一次飘扬在世界技能奥林匹克赛场上空,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工匠”的朝气、力量与担当。
无论是传统制造业还是新兴制造业,新时代青年技术工人身上蕴藏的工匠精神,始终是创新发展的内生动力。他们如何长成?未来又将如何传承自己的技艺和匠心?
我们是“概念产品制造师”
“五一”假期前最后一个工作日,广州市技师学院教师黄枫杰正在为学生讲述手工制作模型时的刀法要领。五月底,有学生要参加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原型制作项目国家队5进1的选拔,所以最近黄枫杰都和学生在一起。
原型制作是什么呢?用黄枫杰的话说就是“概念产品制造师”,是将工业设计图纸上的想法变成实际模型的过程,“比如说刚开发了一款新的手机还没上市,我们就先要打板,打第一个样板出来,原型制作就是做这个事情,包括所有的工业产品。”
小到耳机、手机大到高铁、火箭,每一个产品迈向生产线前都要做出一个高精度或同样大小或缩小比例的原型作品,也就是模型。这是对产品外观是否合理的重要检验,需要技术工人熟练掌握包含设计、3D打印、铣床、车床、手工打磨、抛光、喷漆,7大工序的相关技能。

首次参加世界技能大赛攻坚克难勇夺金牌
眼下,学生们手头正在练习做“微型机械爪”的模型,除了细致交流手工工艺,黄枫杰也会告诉学生高标准是什么,精品怎么做。之所以能有如此宝贵的心得传授,是因为5年前,他曾代表中国首次出战世界技能大赛“原型制作”项目。
“那次是中国第一次参加这个项目,所以那个时候我只能通过2015年师兄拍的照片来学习,反反复复地看照片,看人家是怎么进行分模的。因为有些产品很复杂,一体加工是加工不出来的,需要把它拆解成很多块,然后一块一块加工,制作完成之后再拼接回来。”黄枫杰说。
当时原型制作对中国来说是个完全崭新的项目,而日本、韩国则连续多年在世赛中包揽金银牌,选手能力、参赛经验都有明显优势。为了通过比赛促进世界各国技能人才交流互鉴,赛前6个月,日本选手应邀来到中国的国家集训基地。每一次切磋演练,黄枫杰都认真观察,对照不足。
黄枫杰回忆说:“他们那个时候承认了我们的实力,所以肯跟我们进行技术上的交流,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短板是手工制作特别慢,赛前一直都在注重手工的提高。”

材料临时变更、机床使用规则改变……比赛考验的绝不只是熟练,还有沉着应对的能力,黄枫杰专注地沉浸在属于自己的22个小时的比赛时间里。2017年10月19日,黄枫杰凭借优异成绩登上冠军的领奖台,他说,那时他一直在反复确认自己的名字。“那时候拿金牌的时候我有点不相信,因为我觉得好像我做的也没有太好,所以就看大屏幕,看了几次,确认了一下。”
首次参赛,一举夺冠,黄枫杰说激动欣慰之余心里仍有遗憾。黄枫杰告诉记者:“因为材料换了,泡沫本身都很粗,是抛不亮的,所以我觉得这个作品不够完美。经过我手的东西,从我的眼睛看到的,它该直的必须要直,该是平的必须要平,喷了漆之后该发亮的就必须要亮。表面有没有指纹,有没有划痕,有没有凸点……作品要像真正买回来的产品一样,它的表面都是很漂亮的,除非是我没有发现,我看到就一定要把它处理好。”

走下奖台走上讲台 传承工匠精神
走下领奖台,黄枫杰有很多选择,但他最终走向学校的讲台,成为一名教师,同时他还成立了工作室,作为深化与企业产业紧密对接的窗口,继续培养高技能人才。他说比赛只是经历,过程中的收获应该有人不断总结、传承。
“如果我走了,相当于又要重新来一遍,当时也是为了把这份经验留给母校。”黄枫杰说。“十三五”期间,我国先进制造业快速增长,高技术制造业、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占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达到15.1%、33.7%。黄枫杰时刻感受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给技能人才培养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黄枫杰说:“我们以前做的东西,可能它的换代很慢,但现在可以说是一天变一个样。之前做的那种机器人的外观都是很生硬的,但现在美观上提高了很多,包括餐厅服务的机器人。现在很多技术的更新是非常快的,所以不只是‘会就行’,
近日,人社部公布的今年第一季度最缺工职业排行显示,制造业缺工状况持续。5月1日起,新《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正式实施,黄枫杰一直关注这件事,他希望在新法的推动下,不断创新,推进产教融合、校企合作,继续提高技能院校学生的综合能力。
黄枫杰介绍:“现在考铣工的证特别难。实操考试,普通加工要考90分,就相当于尺寸精准,达到0.02毫米的精度。作为学生不可能一下就能练到位,需要实操课的时候一直不断地练习,所以现在我们也在跟企业探索一种新的合作模式。”
小时候看爷爷修理拖拉机,读书时到技校学习,如今带领学生挑战技能新高度。在黄枫杰看来,工匠精神需要传承,自己完成了学生到教师的转换,也肩负起传承的使命。“工匠精神就是精益求精,还要再追求卓越。你觉得这个东西已经做好了,你还要继续再想我能不能做得更好。”黄枫杰说。